邱于庭演三级

邱于庭演三级

行至中途,觉两腿酸麻,且出汗,不能行步,因坐凉地歇息,至家,遂觉腿痛,用热砖熨之疼益甚。白虎汤证中,亦恒有如此者,用石膏透达其热,则不恶寒矣。

 再饮数日,其心中发热亦愈。后愚诊视,其左脉甚微弱,自言凡疼甚之处皆热。

若前证,服滋阴宣解汤后,犹有余热者,亦可继服此汤。同邑友人毛××之三子××,年三十二岁,素有痰饮,得伤寒证,服药调治而愈。

若服药数剂后,其疼瘥减,而白浊不除,或更遗精者,可去三七、鸭蛋子,加生龙骨、生牡蛎各五钱。而与石膏同用,又大能治外感中之真阴亏损,况又有山药、知母,以濡润之乎。

脉象虽实,却非洪滑。若僻处药局无阿斯奉天钱姓妇于仲冬得伤寒证,四五日间,喘不能卧,胸中烦闷异常,频频呼唤,欲自开其胸。

 医者率多束手,而投以此汤,无不愈者。因误用热药发汗,致热渴喘促,舌苔干黑,循衣摸床,呼索凉水,病家不敢与。

Leave a Reply